落花醒梦:

下雨,是这个世界需要洗一洗了!

 

黑策策:

“看来只能去戈里峰咯。”珂珂再也想不出别的办法。“好,明天。”

微博:@黑策策

转载自:冬的摄影图片

【睡前故事】张嘉佳:他们开放在别处

阅读文字:

表白是门技术活。

有人表白跟熬汤一样,葱姜蒜材料齐全,把姑娘当做一只乌骨鸡,咕噜咕噜小火炖着,猛炖一年半载。

有人表白跟爆炒一样,轰一声火光四射,油星万点,孤注一掷,几十秒决战胜负。

说不上来哪一种一定正确。熬汤的可能熬着熬着,永远出不了锅,汤都熬干了。爆炒的可能油温过高,炸得自己满脸麻子,痛不欲生。

表白这门技术,属于一把钥匙开一把锁,这就像我们高中常做的连线题,你最好别连错。在喜欢豪迈的女生面前装鹌鹑,在心窍玲珑的女生面前耍计谋,在自命清高的女生面前充大款,在魂系豪门的女生面前演文青,在缺乏父爱的女生面前卖童真,注定都是成功率不高的。

我的大学室友大饼,看中对面女宿舍的黄莺。这姑...

细嚼慢咽:

她赶在大雨到来之前,扎好了所有的口袋。她扯过一块薄膜裹紧自己,撩起篷布的一角,缩进去。和今年的收成一起,站在雨雾弥漫的暮色山野里。

没有什么能一下打垮你,就像没有什么能一下拯救你

顽石:

文/卢思浩


一零年大概是我最苦逼的日子。 

  没有顺利找到房子,就在朋友家铺个睡袋,白天要上课晚上要赶稿,朋友一早就要上班怕吵醒他们就干脆在图书馆通宵,早上回家睡个上午再爬起来,趁着晚饭的间隙去找房子;去拜访从年前就商谈的出版社,接待我的小姑娘一脸笑容,没多久我就稀里糊涂地走出了写字楼。那天是冬天,阳光却特别暖和。我抬头看那些所谓的写字楼,突然觉得自己又渺小又傻逼。 

  我的朋友不多,但好在个个都是被时间筛选下来的。他们看到我的表情,什么也没问。回家以后下了一整锅面,Timi一边下厨一边说:“卧槽这八包面是你们欠我的啊,记得下次请回来。”接着包子推...

Alex:


据我观察,如果不是因为性欲,大多数男人还是喜欢和男人一起玩的。



前几天看见这么句很有节操高风亮节的一句话。


不想评说什么,观众自行感觉去。


但人类对于另一半的要求真的是无休无止无穷无尽啊。


没暧昧的时候嫌你冷淡;没交往的时候嫌你暧昧;交往了以后嫌你不主动;主动了以后嫌你太粘人;不粘了又嫌你太冷淡。


总之,我已经强迫自己去这么想——冷淡是没错的。


最多嫌你冷淡,不会关心人,就没别的了。


如果你再表情严肃点,大概就不会跟你没完没了的无理取闹以博得一点点的外在谎话。


真话...

zhangchong:

 【江湖】提剑跨骑挥鬼雨,白骨如山鸟惊飞,尘世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。
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
回到顶部 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