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腿叔叔:

日本 / 結婚式

新周刊上曾刊登了这样的话:“爱情,依然迷人,依然坎坷。其实,迷人的是爱情,坎坷的是人生,只是偏偏我们固执的觉得人生一定要因为爱情而变的不坎坷。”

当我们执迷的时候,很想看破,而看破之后又会怀念执迷。金刚经前前后后绕了无数条路,就讲了“空”,而“空”本身就是一种“非空”的概念。执着的痛苦在于对自信的怀疑,而自信的痛苦在于对执着的彷徨。

所有的执着都会成为遗憾,但也正是大大小小的执着使我们成为不同的一个个单独体。

我们都或多或少相信缘分这个词语,因为它,我们都已经懂得了很多故事必然要开始,很多故事也必然要结束,而那些盘根末节的缘由其实是看不透的,所以便一言总结之:月有圆缺,缘有聚散。

金庸曾说,只相信两种爱情,一种是青梅竹马,另一种则是一见钟情。如果说青梅竹马是传统社会的童话,那么一见钟情则是现代社会的神话。

一见钟情的羁绊,终究是过于飘渺的。在陌生人的社会,在这为生计奔波而居无定所的时代,归宿感缺乏的现代人,则更加想寻求属于自己的安全和归宿,而青梅竹马这样的存在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然而正统的青梅竹马在现实世界中已濒临灭绝,只能转而在二次元世界中寻求朦朦胧胧的答案。

爱情这个题材不可谓不俗套,但千百年来还不是不断地重复嘛。人总是存在心灵的空隙的,明明已经知道别人在钻你心灵的空隙,但你是永远也避免不了的,除非你没有心灵。

用仪式为爱情加分,无疑是值得理解和同情的。望得不得,退而求其次了,这是一种聪明的替代疗法。

如果一朵玫瑰真能催开一段爱情,一块巧克力真能凝固一段相思,一枚钻戒真能使爱情恒久远,也不失为一种定力。

什么,能证明爱情?

有人说,婚礼。

其实,没有什么能够证明爱情,爱情是孤独的证明。

所有的仪式,只是一场华丽的虚构大戏,一场不经意的人情世故,便能让它露出脆弱的面相,回忆却永不舍你而去。

当时间逝去,当寒风渐起,能够温暖你心间的只有回忆。无论伤悲痛,或者夏春秋。

其实,让人触碰到生活真味的,只是回忆。人生常态,回忆弥散着属于你的真实欢乐和切身之痛。它们来过你的世界,与你共度流金一般的岁月。在回忆中,你骄傲地感性过,你痛苦地坚决过。

如果人生是一座艺术品,那么回忆则是人生的诗学,刻骨着灿烂年华,铭心着绝版青春。

先前就有写道:”每个女人心中,都有一场旷世婚礼,她们愿意在这样的婚礼上哭泣微笑,妆花了也无所谓,她们可以穿着昂贵的Vera wang,也可以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婚纱,只要能在那样的瞩目之下,从这里,走到将来的幸福。在男人看来简单的一段路,对于女人,却充斥着眼泪、幸福、欢笑和期盼。”


评论
热度(261)
  1. A16不跑焦长腿叔叔 转载了此图片
回到顶部 ∧